学术动态
合作交流
赵世瑜教授“从朝廷到国家:以晋祠和周边村落的寺庙为中心”讲座成功举行
时间:2017-01-14   来源:   作者: 骆晨茜

       2017年1月7日下午19:00——21:00,山东大学民俗学高层论坛第36期在知新楼A座2116会议室举行。本次论坛由山东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张士闪教授主持,北京大学历史系赵世瑜教授以“从朝廷到国家:以晋祠和周边村落的寺庙为中心”为题做了精彩讲座。

1、主讲人:赵世瑜教授

      赵世瑜教授运用“朝廷时代”、“国家时代”两个概念,将晋祠和周边村落的寺庙历史分为两个时段来考察。“朝廷时代”和“国家时代”以北宋为界,“朝廷”为靠礼仪维系中央和地方关系的支配形式,“国家”为通过制度维系中央和地方关系的支配形式。他指出,这不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截然二分,而是一种大致走向。晋祠初次见于记载很晚,北魏时期郦道元的《水经注》初次记载“际山枕水,有唐叔虞祠”,也就是祭祀晋国的开国始祖唐叔虞。从地理方位来看,晋祠在不同的时代位于地方行政中心的城的外面。在“朝廷时代”即北宋之前,晋祠是祭祀唐叔虞的晋王祠,是一个被后代遮蔽的郡国或者诸侯的社庙。在这个时代,朝廷与社会之间是礼仪或宗教的松散关系,而不是王朝制度。从北宋到明清的“朝廷时代”,水利灌溉系统将村落重组,昭济圣母成为晋祠的主神,而之前作为社神的唐叔虞成为新儒家的圣王,晋祠中的寺庙变得多元化,并且成为不同权势人群的礼仪标签。据晋祠碑刻记载“附于祠者,庙凡有八:圣母祠、玉皇庙、三清庙、泰山庙、骀台庙、药王庙 、真君庙,皆有利于民者,故祠之”,这种复杂多样的格局体现的是民众对国家管控社会的各项制度之应对。晋祠从一元、二元到多元,不仅是数量的变化,也是层次的变化,它们是晋祠和周围村庙关系的表达,亦是各村之间权力关系的一种表达。从秦汉到北宋,中央一直试图把制度渗透到社会的末梢,即基层社会,但是都不是特别成功,所以在“朝廷”时期,以礼仪为代表的“文化”一词,就变得十分的重要,它是一种文化的控制。从宋代以后,国家是通过各种制度来管控社会,百姓随之创立出对制度的应对策略,如建立某种宗族便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策略。这样一个复杂的格局如果从“礼仪标签”这个角度看,是社会对于国家实施一个日益完善的制度的应对方式,只不过它是一种礼仪性的表达。

2、互动环节:蒋竹山教授提问

       讲座中,赵世瑜教授通过生动形象的图片展示和严谨详实的举例分析令在座所有听众既感轻松,又获益良多。最后,张士闪教授、台湾东正大学蒋竹山教授就历史上晋祠祭祀主体的多样性、晋祠研究的书写方式等问题与赵世瑜教授进行了交流和互动。通过这次讲座,在场师生对如何运用历史人类学的理念和方法研究国家与社会关系的演变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