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动态
合作交流
莱顿大学Thijs van Kolfschoten教授访问我院并做学术讲座
时间:2018-03-20   来源:   作者:

3月19日上午,莱顿大学Thijs van Kolfschoten教授访问我院。历史文化学院、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方辉教授,山东大学特聘教授李占扬等与Thijs van Kolfschoten教授举行会谈。会谈围绕许昌人遗址研究方向以及山东大学与莱顿大学考古系的进一步合作展开。双方希望能够进一步深化合作,在两校陆续开展以史前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为主题的高层次研讨会,响应“一带一路”提倡,逐步在欧洲开展联合发掘,并通过建立相应的专题项目,提升和深化两校学生的交流和培养机制。

19日下午,Thijs van Kolfschoten教授为考古系师生带来了以 “欧洲旧石器时代早期的人类”(The Lower Paleolithic Hominin Occupation of Europe)为主题的讲座。讲座由方辉教授主持,文化遗产研究院王华副研究员担任翻译,考古系部分师生参加。

讲座主要围绕着旧石器时代早期人类进入欧洲的路线问题展开。Thijs van Kolfschoten教授首先提出了两种关于早期人类迁徙路线的假说,随后通过分析欧洲的旧石器时代早期材料对两条路线分别进行了探讨。第一种假说认为早期人类进入非洲西部,穿过直布罗陀海峡,进而从西部的伊比利亚半岛进入欧洲;第二种观点认为早期人类通过黎凡特走廊沿地中海东岸从东部进入欧洲。

在开展正式讨论之前,Thijs van Kolfschoten教授首先说明了之前的研究在判断石制品性质和遗址年代时的主要问题,介绍了旧石器遗址断代的多种方法,并强调了啮齿类哺乳动物牙齿形态(The Vole Clock)在欧洲旧石器遗址断代工作中的重要作用。在此基础之上,Thijs van Kolfschoten教授指出,在所谓的早期遗址中,早于50万年的遗址往往存在着年代和性质等各方面问题,只有50万年以内的遗址才比较明确,因此在90年代末,学界普遍认为人类到达欧洲的年代为距今50万年前。最近20年,由于新材料的发现,这一认识受到了质疑。在欧洲的西南端,西班牙境内Atapuerca和Orce Basin发现的早期人类遗存,不仅性质明确而且年代早于50万年(前者年代约距今78万年,后者约距今120万年)。在非洲的北端,摩洛哥境内也发现了早于100万年的早期人类遗存。以上遗址的位置和年代似乎说明了早期人类从非洲西部通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欧洲的可能性。但是,受到地理条件的限制,直布罗陀海峡其实很难通行,目前的证据不足以说明人类在当时有能力穿越它。来自动植物方面的证据也支持这一点,目前没有发现通过该路线传播的动植物物种。

Thijs van Kolfschoten教授随后介绍了早期遗址在亚平宁半岛以及欧洲中部和北部的发现情况,详细说明了他希腊Marathousa遗址的工作,并以此作为讨论东部线路的依据。目前在亚平年半岛和欧洲北部及中部,尚未发现年代明确早于伊比利亚地区的遗址。在更靠东的希腊,Marathousa遗址因为年代可能较早而受到关注。70年代,人们认为Marathousa 1可以早到距今200万年;90年代,该遗址的年代被提前到距今70多万年;去年,Thijs van Kolfschoten教授的团队重新开展了测年工作。古地磁法显示,该地址人类遗存的年代在距今60-70万年间,但是通过古生物地层学推断,其年代在距今40万年左右。因此,Marathousa 1可能仍然处于距今50万年以内的范围内。所以,在早期人类的迁徙路线问题上,我们仍然缺少早期的可供探讨的相关材料。

最后,Thijs van Kolfschoten教授给出了一个开放性的结论,即目前讨论早期人类进入欧洲的线路仍缺乏足够的证据,我们期待考古学家能在今后找到更多早期遗址,充实相关材料,使未来的研究具有更加坚实的基础。

讲座之后,考古系师生与Thijs van Kolfschoten教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大家就The Vole Clock断代法,古地磁断代法,人类穿越直布罗陀海峡和白令海峡的可能性进行了讨论。最后,方辉教授做出总结,他指出旧石器时代考古研究需要全球化视野,从李占扬教授主持许昌人遗址的工作的经验来看,国际合作将极大有利于人类起源问题的研究。感兴趣的同学应加强英语学习,努力开拓视野,以适应当下考古工作的需要。

文/图:王子婵

说明: ../Pictures/要闻3

会谈现场

 

说明: ../Pictures/要闻5

交流学术心得

 

说明: ../Pictures/讲座_方老师

方辉教授主持讲座

 

说明: C:\Users\lenovo\Desktop\莱顿希捷斯来访2018.3.19\66662049984530174.jpg

讲座现场